急用钱,就来小额速贷网(natural-remedies-thatwork.com),不怕没有合适的网贷产品。
借钱问答

水浒传之黑旋风是怎么斗浪里白条的呢?

发表时间:2021/1/14 13:23:24

最佳答案:

《水浒传》第三十八回“及时雨会神行太保,黑旋风斗浪里白条”,写了一个有趣的故事。这个故事以“谐剧”形式展现,用幽默轻松的笔调刻画人物性格,令读者发笑不止、赏心悦目。

故事大概内容是:宋江刺配江州后结识了押牢节级戴宗。一天,两个人正在酒楼上饮酒谈心,忽听楼下喧闹起来,于是,戴宗便下去把那个吵闹的人引上楼来。此人就是黑旋风李逵。由此,李逵拜识了宋江。为急于款待这位他早就钦佩的宋大哥,又苦于身上未带银两,李逵便撒谎借钱、赖赌抢钱,并到渔船上抢鱼。于是发生了同“浪里白条”的一场水陆兼备的格斗:先是李逵在岸上狠狠地揍了张顺一顿;接着张顺则把李逵“赚”入江里,将李逵淹得喘不过气来。后来,由于宋江等地出面调解,两人握手言欢。

表面看来,这似乎是打架斗殴之类,然而,作者出手不俗,落笔非凡,把这个看似平淡的故事写得幽默诙诸,趣味横生,在读者的阵阵笑声中活灵活现地刻画出了李逵的独特个性,使李逵这一形象一出场,便立在纸上、活跃于读者脑海之中。作者的艺术功力在哪里呢?一是对人物有正确的美学观点,恰到好处地把握住了对人物的爱憎褒贬;二是善于驾驭与作品特定内容相适应的艺术表现手法。

我们知道,《水浒》里的李逵、时迁,《三国演义》里的张飞,《西游记》里的猪八戒,《红楼玅》里的刘姥姥等等,都可称之为幽默、诙谐或滑稽的人物。这类人物的成功刻画同作者的正确褒贬态度关系极大。就“斗浪里白条”这个故事而言,作者李逵是褒的多、贬得少,且把贬“寓”于“褒”中的。因而使作品流露出一种特有的幽默而轻松的情调,并达到一定的思想深度:在笑声中,人们看到李逵的粗蛮,又感到了他粗蛮中包含着的忠直豪爽在笑声中,人们看到了李逵的呆蠢,又感到他的天真可爱。正是可气、可笑、可爱交融一起,这就使人感到李逵形象的塑造是扎根在现实生活之中的,是独特的“这一个”,因而显得栩栩如生而又真实可信。

当然,作者对人物形象的这种美学认识的表现和人物性格的塑造,都是依赖于高超的描写手法的纯熟运用的。

看似反常其实是正常生活中有些现象,看似互相矛盾,实则是互相补充、互相一致的。大智若愚,乐极生悲,喜极泪下等等,都是对立的统一。这种生活的辩证规律在艺术上的具体运用,就形成了相反相成的表现手法。“斗浪里白条”这个故事,便是运用了这种手法。因而在看似矛盾却统一,看似反常却正常的艺术描绘里,李逵形象的塑造就显得不同凡响,且使情节波澜跌宕,传出丰神逸韵,给人以幽默感和美的愉悦。

从李逵登场开始,作者便抓住了人物自我表现的“相反相成”,着力进行所谓“出格”与“反常”的性格刻画,亦即描绘和人物性格看似相背离的行动,去映照人物的正面性格特征,用人物相反的表象,去突出人物正面的性格本质。众所周知,李逵是以粗鲁憨直的个性著称的,作者对李逵出场的描写,其本意和主要目的,也是想初步画出李逵性格的这一“雏形”,概括表现出他性格的忠直和纯朴。但作者不走“直来直去”的“捷径”,而是采用“曲径通幽”的近回手段,去达到艺术的胜境,亦即写了李逵的一系列“不直”和“撤谎”的言行,从“相反”中去求“相成”。

如戴宗要他对宋江下拜,他却说:

“若真个是宋公明,我便下拜。若是闲人,我却拜甚鸟!节级哥哥,不要赚我拜了,你却笑我。”

这种留有余地的“心眼”,自然“不直”;明明身无分文,却煞有介事地说:“我有一锭大银”,撒谎当然是“不直”;骗得银子又去赌,赌输了就抢,这更是赖赌的“不直”;抢鱼不成,被张顺淹了一肚子水,却还在江里“假挣扎赴水”,这装模作样的造假,也是“不直”得可笑

相关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