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题库

历史上有哪两件事听起来毫不相干,感觉不在同一个时代,但却是同时发生的?

东方的兔子
2021/10/14 23:35:15
历史上有哪两件事听起来毫不相干,感觉不在同一个时代,但却是同时发生的?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2个)

2个回答

  • 阿丽小厨房

    2021/10/18 7:11:33

    张居正,明万历朝内阁首辅。他劝万历皇帝要从简节约,而自己却没有做到,反而自己生活奢侈。

    《万历十五年》就记载:张居正奉旨离京为老父亲办理丧事。他乘坐轿子就有40多平方米,设施齐全,2个仆人,30多个抬轿的,而除了必备的仪仗队外,随从人员还有一队鸟铳手,奢侈豪华,甚至超过了皇帝的作派。

    从北京回老家江陵,大约一千里的路程,张居正的车队“五步一井,以清路尘,十步一庐,以备茶灶”声势浩大,但为此也劳民伤财。

    但我们不能因此就否认“宰相之杰”张居正的功绩。正是张居正采用一系列改革措施,使大明朝起死回生,让其灭亡的时间向后延迟六十多年。

    财政-施行一条鞭法

    万历六年(1578年),张居正以福建为实验点,清丈田地,当地百姓因为便利,实践证明此改革措施对民有利。

    万历八年(1580年),张居正获准在全国陆续展开清丈土地,在基础上重绘鱼鳞图册,减少民间赋税不均的问题。全国土地比隆庆五年(1571年)增加了2,336,026顷。

    万历九年(1581年),张居正赋税改革,全国施行一条鞭法。它的出现简化了赋役的项目和征收手续,使赋役合一,并出现了“摊丁入亩”的趋势。以顷行一条鞭法。通将一省丁粮,均派一省徭役,则徭役公平。让百姓做到“田不荒芜,人不逃窜,钱粮不拖欠”。


    随着一条鞭法的施行,它改变了当时极端混乱、严重不均的赋役制度。使农民有较多时间从事农业生产,让国家财政有稳的增长。张居正也认为农商应该放在同等地位,不应重农轻商,顺应了时代的潮流,缓解了国内的阶级矛盾。

    其成果体现为万历初期,国库财富创造了明朝历史中的最高纪录,存粮可用十年,存银共计一千万两。

    军事-任用名将,平定叛乱

    张居正陆续提拔戚继光,李成梁等名将镇守北方,用凌云翼、殷正茂等平定西南叛乱。且为了阻止北方敌人入侵,在西至居庸关的长城上加修“敌台”三千多座以此护卫京城。

    张居正用计,迫使俺不再侵犯大同且与明和平相处,进行贸易交流。

    其成果体现为让明朝北方得以安定。


    政治-实行官员考成法

    整顿官员之间的玩忽职守,不做正事的风气,加强对官员的考核,对其不合格的官员进行撤掉或惩戒。对那些因冤假错案的官员恢复官职,一时朝廷为之一清。

    其成果体现为“虽万里外,朝下而夕奉行”,政体为之肃然,加强明朝的官员提升了行政能力和中央集权。


    金无赤足,人无完人。张居正虽然生活奢侈,但他的万历新政让原本摇摇欲坠的大明朝再现生机,延迟了明朝灭亡的六十多年,可以是当之无愧是一代名相。

    万历十年(1582年),张居正病逝。死后却祸及家人,实行改革新政总会得罪大多数权贵,再加上张居正掌权致使皇帝受权力受到限制,哪怕张居正为明朝作出巨大贡献也无用,最后被万历皇帝抄家了。

  • 冰天一枝雪

    2021/10/21 20:09:40

    悟空你好,谢谢邀请。

    明朝内阁首辅张居正––在历史滚滚向前的车轮中落下帷幕。

    公元1582年,即明万历十二年,论干支则为壬午,属马🐴。当日四海升平,纵是有点气候反常,夏季北京缺雨,五、六月间时疫流行,旱情延及山东,南方却又因降雨过多而造成涝灾,但这些小灾小患对于幅员辽阔的大明王朝来说似乎年年在所不免。

    时间来到这年三月,万历皇帝得知恭妃王氏怀有身孕后,便把这件事告知母亲(慈圣太后),正因为有了抱孙子的机会,让慈圣大为高兴。一时间宫廷内外喜气洋洋,万历下诏全国减税免刑,还特派使节通知和本朝关系友好的朝鲜王国来参加大庆。

    转眼间来到七月,宴会即将开始。元辅张居正居然没有来得及参与这次大庆,竟溘然长逝,享年仅五十七岁。

    (万历
    御赐张居正匾额)

    这位在万历成长的过程中,扮演着恩师的角色,尽心尽力辅佐明王朝的功臣就这样走了。张去世以后,万历赐谥号文忠,后来追赠上柱国,也算对张在世功绩的肯定了。

    然而事情并非如张生前所愿。死后两年,却被翻案,因为贪污还是别有另因?

    张居正去世以后,原来和他对立的一些司礼监(明朝内廷管理宦官与宫内事物的“十二监”之一)便向皇帝参奏张的种种罪行。

    万历在朱批上回答说:“张居正敝主殃民,殊负恩眷,但待朕冲龄,有十年辅理之功,今已歿,姑待不究,以全始终。”见《神宗实录》页2440。

    可见此时的万历还念当时的教养之情,然而在短短两年以后,即1584年,万历就改变之前的态度籍没了张居正的家,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

    (明万历皇帝——朱
    翊钧)

    笔者而见原因不非有三。

    1. 郑氏的作用。郑氏在1583年由淑嫔升为德妃,1584年又晋升为贵妃。原本就对张居正种改革措施不和的郑氏,趁机也参奏张一本,在万历颁布的种种重大措施,很难说她未曾与闻,因为对皇帝来说,在当时没有人比她有更大的影响。(详细情况可参考《神宗实录》页2607、2814、3117)
    2. 慈圣太后的干预。张居正在世时,有一次慈圣太后准备用自己的私蓄修筑州娘娘庙(这里统一解释一下,慈圣太后是一个虔诚信神奉佛的女人。)后来在张居正反复的劝告下,慈圣把这笔钱改用于修筑了北京城外的桥梁。后来万历在出疹子痊愈以后,慈圣想在宫内设坛拜谢菩萨的保佑,也被张的劝告而不得已作罢。像这样的事还有好几次,固然张居正的这些做法都很正确,但他这种铁面无私的态度,为他后来遭人厌恶埋下了伏笔。
    3. 高拱(张居正的前任首辅)遗著是彻底察办张居正的原因。《病榻遗言》一书中所叙述的“王大臣案件”。王大臣是戚继光的手下,而戚继光当时是张居正的得力干将。一日,王大臣一个人乔装宦官在宫门前被卫士所拘,但奇怪的是,王大臣来宫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朝廷上下却始终没有弄清楚。这便不得不怀疑张居正这幕后硬台的想法是什么了?后来在“大伴”冯保和张居正的指使下,王大臣案件不得而终,不了了之。除此之外,冯保和张居正还是万历小时候的“管家”,足足把控朝廷十年之久。即便在万历真正掌权之后,此事件再次调查也还是无果而终,这足以让万历怀疑张的意图究竟为何?


    在种种原因下,张居正终于在1584年被抄家了。

    贪污腐败终究重见天日,晾成大祸。

    据《明神宗实录》卷一四八·万历十二年四月乙卯记载:“江陵原住宅内,金二千四百余两,银十万七千七百余两,金器三千七百一十余两,金首饰九百余两,银器五千二百余两,银首饰一万余两,玉带一十六条,蟒衣、绸缎、纱罗、珍珠、玛瑙、宝石、玳瑁尚未清点。”

    可见张的财富的确富可敌国,说他生前奢侈一点也不过分。但我们也能想得通,身居内阁首辅十年,掌管天下大事,没有一点儿家底怎么可能了?

    然而历史的功过是非,总是在尘埃落定之后,自有它的公正。后世之人把张居正称为“宰相之杰”,也算是对他功绩的最大肯定了。

    张居正为何被后人铭记了?笔者以为,主要有以下几点。

    1. 任人得当,采用著名军事将领戚继光来保家卫国。

      16世纪中叶,倭寇势力大张,不仅攻破了被明朝政府视为固若金汤的东南海防,而且还长驱直入。这直接引发了朝中文武百官的惊醒,让他们意识到低能的军事制度必须得做出改革,而改革的初步则又是选择高级将领。当时一腔爱国热情且极具战场指挥才干的戚继光被张居正获得赏识。张不仅对戚多加关照还提拔他为蓟州总兵,用来防御蒙古鞑靼入侵边关。除此之外,张还采取软硬兼施的办法。在北方边境与鞑靼俺达汗之间进行茶马互市贸易,采取和平政策。使北方暂时免于战争破坏,维护了边境稳定。
      (戚继光抗倭图)
    2. 万历七年,张又以俺达汗为中介,代表明朝政府与西藏黄教首领达赖三世建立了通好和封贡关系。此后还在东南沿海地区分段设寨,修整兵船,严申海禁。在他当政的万历年间,基本上肃清了多年以来一直困扰明王朝的“南倭北虏”的边患。
    3. 推行“一条鞭法”,使国家“民不加赋而国用足”。“一条鞭法”的推行,使明政府的收入有了显著的增加,国家经济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,国库的粮食储量比嘉靖年间增加了几千万石,这些无疑给这个摇摇欲坠的衰落王朝打了一剂“镇心药”。

    种种改革措施让明王朝的寿命再延续了几十年,对于国家,他有功。对于人民,他使百姓有更多的时间从事生产,解放了大批劳动力,让百姓能安居乐业,政策得到人心,也有功劳。

    后来也有人这样评价到:如李贽的“江陵宰相之杰也,故有身死之辱”;海瑞的:“工于谋国,拙于出身”;梁启超评价说:“明代有种种特点,政治家只有一张居正一人”。可见,张居正的一生,历史功过,历史自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    如果还有想了解首辅张居正的朋友可以参考以下书籍:

    《万历十五年》中华书局出版社

    张居正著作:《论语别裁》、《帝谏图说》、《张太岳先生诗文集》。

    《明史》中华书局出版社

    《张居正传》人民出版社

相关问题